人皆有夢。

晚上做夢的人,白天醒來,發現所夢不過虛華一場。

但白天做夢的人,則是睜著眼,行其所夢,甚至使之可能。


很久以前就很喜歡做夢,曾經夢想成為藝術家,很想一窺藝術家的色彩世界,可惜終究無法如願。雖然跟新竹教育大學李足新教授習畫十幾年,但終究沒有成功,虛夢一場。但也間接知道現在年輕藝術家的處境。我想,既然當不成藝術家,也應該為藝術家做些事。所以,美術館成形了。


選在九九峰下,只希望能在藍天白雲、翠綠盎然的大地畫布上抹上一道淡淡的色彩。它或許不是很驚豔,但希望你能感動。尤其在雨中或雨後的九九峰,清淨的有如人間仙境,似乎天、地、人都可以契合在一起。


在建館的這段期間,非常感謝所有的建築團隊、藝術家團隊,以及一起工作的同仁,沒有你們,就沒有現在美術館的雛形。


期待今年能與大家在九九峰下的美術館相逢。

︿